口味清奇,产出随缘,成品流水,日常OOC,互攻爱好者。
 
 

【83line】小片段

来人裹在一团火红的人造皮毛外套里,带着满身廉价香水味与烟酒味混合的气息,困倦到涂了单薄眼线和烟粉色眼影的眼皮都睁不开。


“一次二百过夜五百其他服务额外谈价。”报价时候的嘴皮子倒还利索,短裙下只穿了渔网袜的腿则在风中颤抖。


主顾掸掸黑大衣上沾染的水珠,从皮夹里数出一千递给他,避开他上来挽住他的手臂。


“好吧,你说了算。”他吹了声口哨,搓着手紧赶慢赶追上了主顾匆忙的步伐。

 
10 Dec 2018

【赫海】小片段

架空小片段

年龄操作有 年下设定


昏暗的衣橱里,透过百叶门射进来的微弱的光在浓重的粉尘和李东海的睫毛上跳跃,他一动不动地抱腿低头坐在重重衣衫外套下,在长久的流泪后和闷热浑浊的空气里头晕目眩。


木质门上响起了小心翼翼的敲击声,有人拉开门的一小道缝,屈身钻进来。李东海把脸往墙壁那一侧转过去,尽量遮住自己的脸。


“你还好吗?”青年小声问道。微凉的手掌覆在他的手背上,安抚地轻轻拍他,“不要难过了。”他闻起来有草叶割裂后新鲜汁液的奇特味道。李东海既觉得丢脸,又疲倦,他很想把脸埋在青年的掌心里,像盛夏把脸浸入冰凉的泉水里那样,但年长者的尊严不允许他做出...

 
30 Nov 2018

【赫海】我们分手了

OOC OOC OOC OOC OOC

勿上升

 我第一次遇到有热度却没评论的情况……被买赞了你们就眨眨眼(


李东海急匆匆地走进待机室,他推开门的动静瞬间有如狂风过境,境内的曺圭贤下意识把眼睛从手机屏上拔了起来,看了他一眼,热带风暴就转向把装热饮的白纸杯墩在他的面前。褐色的液体瞬间从封口处溅出来几滴,曺圭贤还保持着抬眼看他的姿势,不自觉张开了一点嘴。


“给我的?”他问,李东海点了点头,自顾自拎着他的冰美式走开了,于是曺圭贤端起杯子喝了一口,五官瞬间攒成一团,一半是因为烫,一半是因为齁,“搞什么,这不是咖啡吗……巧克力?”他下意识往身后看去。...


21 Nov 2018

【邕罐】シナリオ

海上灰鸟的剧本。(

第一幕


廊下扑面而来的湿冷雨雾里,烟草味苦涩温暖,顷刻弥漫唇齿间。


邕圣祐吐出烟气,N市雨季绵长,连日的阴雨绵绵里,校园里栽植的几丛白山茶经受不住风雨,碗口大的白花沉沉坠在枝头,几日雨后便委顿在地,铺陈一地,此刻被风卷过,几瓣滚到他脚下,他一人坐在台阶上,不禁弯下腰去拾。


一双苍白的手先他一步,鞠起一捧,柔嫩的花瓣在风中颤抖,那双手拢起一点,放在他手心里。邕圣祐抬起脸,看到乌黑的一双眼仁。


年轻人笼在浅蓝的运动外套里,黑发湿淋淋垂在额前,被他一把向后捋去,显出苍白的一张面孔,他立在风雨里,黑是黑,...

28 Sep 2018

真的穷,来问问有没有人约稿,千字30,欧美国内日韩只要我知道的都行(音乐剧和体育圈不了解不太行),有意的话联系我一下就好。

 
20 Sep 2018

【邕罐】海上的灰鸟

演技派X偶像派演员   之前某个姑娘的点梗 

构思很久,中途一直在改构思,最后还是靠一时兴起写的。

一个关于反叛的故事。


空气是静默的灰色,洁白的床单上他们对坐两边,一点红点在他指尖晃荡,灰白的烟尘漂浮在空中。


“你想好了吗?”


对方只是默然颔首。


于是他偏过头去,正对上同样迎上他的脸,邕圣祐在对方乌黑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。他闻到烟味,和空气里潮湿的味道,他正欲闭上眼俯身下去,窥见余光里正对他们的穿衣镜里有静止的红点,安静窥伺他们。


他当即举起手。...


19 Sep 2018

只是意难平(上)

小段子。

那个谁和那个谁。


火车发出最后一遍汽笛声,男孩站在站台上,眼眶逐渐泛红。

“非去不可吗?”

站在车门旁的男孩眼睛也红了,强忍着:“嗯,很快就回来。”

“那,”他明知无望,却也不愿意再挽留他,勉强攒起一个笑容,“一路顺风,在那儿好好干。”

火车缓缓驶出,车厢里的男孩儿探出半个身子,看站台上形单影只的人影越变越小,却还是探着头,直到风刮得眼睛生疼,站台在视野里变成黑色的一小点。

第一年,他边打工边读书,白天黑夜奔波不停,假期里买火车票十几个小时回去看他,他的男孩已经开始在工厂里工作,到月上梢头才匆忙赶来见面,两个人在街边摊上共吃一大碗炒饭,月升月落,喝得东倒西晃才离开。...

 
14 Sep 2018

【澈浩】岔路

PWP

金希澈X郑允浩 

前后有意义

随便写写 真的OOC


金希澈显然比他想象中喝得更醉。


郑允浩把他半拖半抱进车里时狼狈地想,他压制着醉鬼的挣扎不自觉四下张望,深更半夜里昏暗的马路对面,有几个女生用手机捂住嘴吃吃地笑,满眼热切的兴奋。


他不自觉地叹了口气,发酒疯的人终于被他塞进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安静下来,半睁眼睛看着他,面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戏谑神情。他坐进驾驶室,发动汽车。


“打电话给我,哥是真的喝太多了。”


“怎么了?你有什么更重要的事要办吗?”他吐字含含混混,一半是醉意,一半是醉意后借...

 
02 Sep 2018

3p不更了。我写得太慢,他们变得太快。

 
26 Aug 2018

一些脑洞

手速跟不上脑速,先扔了再说

(生姜/全员)越狱

探视时间只有二十分钟,执行日在三天之后,姜丹尼尔坐在铁桌一端,看尹智圣慢慢从洞开的门里走进来。

一年来都拒绝任何探视,他看上去瘦了一点,笑容却还是一如往昔分毫未变,他身后的警卫看了他们一眼,合上房间的门。

是留给死刑犯最后的仁慈。

“哥,别怕,”姜丹尼尔握住他的手,声音近似耳语,“你不会死的。”

“然后让我看你们再回去送死吗?”他语气尖锐,“帮个忙吧丹尼尔,让我安安心心地上路。”


(邕罐)睡美人新编

和因怠慢女巫而被下诅咒的公主不同,女神感叹于造物的美,不忍心看他凋零,于是在私心下将他永恒凝固在十七岁初见的时节,直到某一日误入...

15 Jul 2018
1 2 3 4 5 6
© 真理之井 | Powered by LOFTER